女人、小鳥、星星 米羅展好燦爛

2013062313:17

女人、小鳥、星星 米羅展好燦爛
【吳垠慧/台北報導】

米羅(時藝多媒體提供)


大自然 找靈感↑→米羅1971年的油畫《洞穴之鳥II》(上圖),靈感來自蒙特洛伊小鎮山丘上的紅岩石洞穴,裡面住了許多鳥。左上方橢圓形是鳥頭,右邊黑色大三角形是鳥的身體。
 

1967年的立體作品《逃離的女孩》(上),以炒菜鍋為少女的臉,水龍頭當成頭髮,代表思緒如流出的水。(時藝多媒體提供)
 

↑《女人.小鳥.星星─米羅特展》記者會,贊助單位WHY and 1/2襄理柯偉祺(左起)、長榮集團公關執行長聶國維、中信主祕高人傑、史博館副館長高玉珍、廣達基金會執行長徐繪珈與中視董事長林聖芬、微星科技經理陳筱萱合影。(張鎧乙攝)

 
以星空作畫,用色彩寫詩,西班牙藝術巨匠胡安.米羅的作品,六月八日絢爛登台。由國立歷史博物館、時藝多媒體、西班牙巴塞隆納米羅基金會美術館(Fundacio Joan Miro)與馬約卡皮拉爾米羅基金會美術館(Successio Miro)共同主辦的「女人.小鳥.星星—米羅特展」,共計展出油畫、石版畫、織品與立體創作約八十六件,台灣民眾可一窺這位超現實藝術家旺盛的創作生命。
 
油畫《月亮》 見證祖孫情
 「米羅特展」主要展出米羅一九六○至七○年代的作品,尤其是以女人、小鳥和星星為主題的作品。其中最珍貴的五件油畫,是米羅孫子胡安.龐耶.米羅(Joan Punyet Miro)的個人珍藏,包括《洞穴之鳥II》、《太陽》和《月亮》等,《月亮》是米羅送給孫子的十歲生日禮物,見證祖孫情深。
 

米羅是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,與達利、畢卡索並稱廿世紀西班牙三大藝術家。米羅一八九三年出生巴塞隆納,一九八三年過世,享壽九十。他的父親是金銀匠和珠寶商,母親是木匠之後,手工藝的基因流淌在他的血液之中,而加泰隆尼亞的傳統文化則讓米羅崇尚大自然與原始之美。
 
生命奉獻藝術 九旬仍創作
米羅自小喜愛畫圖,年輕時卻被迫學習商業會計,還因無法適應這樣的生活病倒,躲到巴塞隆納近郊的蒙特洛伊小鎮養病期間,開始投入繪畫創作。
 
米羅以十九歲的「高齡」進入卡里美術學校就讀,雖然起步稍晚,但直到九十歲過世前始終創作不輟,生命完全奉獻給藝術。他曾說:「我日日夜夜不斷地工作,當我不工作時,想的也是工作,即使在睡覺時,潛意識仍想著工作。」
 

米羅畫風多變,曾受野獸派、達達主義和立體主義影響。外界最熟知的米羅風格,就是將具象事物轉化為象徵性的符號,輔以鮮豔色彩,呈現如孩童般的天真,作品宛若色彩與符號共舞的萬花筒。
 

作品畫風多變 符號有意涵
史博館副館長高玉珍表示,
米羅常用的符號都有象徵意涵,如「大眼睛」象徵穿透外表、直視靈魂,「女人」則有母愛、或扛起天地的樹木等寓意。
 
女人、小鳥及星星都是米羅的靈感來源。「米羅特展」中有一九七八年的油畫《戴著漂亮帽子的女人,星星》,畫中紅色水滴代表女人的身體,左側的「米」符號代表「星星」。一九六七年《逃離的女孩》是以現成物拼組的立體作品,炒菜鍋是少女的臉,水龍頭當頭髮,她的思緒如水龍頭流出的水,一打開就源源不絕。
 
2013-05-01 中國時報
 

米羅鮮豔登台 聚焦女人與鳥
【記者林紜甄】

▲「女人‧小鳥‧星星─米羅特展」6月8日登場,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林聖芬(右二)、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(右三)、長榮航空公關執行長聶國維(左三)3日參與開箱記者會。(實習記者張豎橫攝)
 
台北報導 畫家米羅與畢卡索、達利並列「西班牙藝術三傑」,國立歷史博物館「女人.小鳥.星星─米羅特展」6月8日至9月25日登場,3日進行開箱儀式,《太陽下的人物與鳥》、《夜之鳥》等4件作品先行曝光。
 
史博館館長張譽騰指出,本次特展作品86件,主要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米羅基金會與米羅家族。創作時間聚焦於米羅抽象符號風格臻於成熟的1960至1970年代,以「女人」、「小鳥」與「星星」等基本元素為策展主軸。
 
運用色彩 編織夢境
透過開箱作品,可見
米羅運用簡單線條與圖案,創作出自成體系的符號密碼,以白、紅、藍與黃色等色彩,編織恍如夢境的宇宙世界。史博館副館長高玉珍以「色彩魔術師」形容米羅,她特別指出在來台的86件作品中,其中5件油畫與1件雕塑作品來自米羅家族珍藏。
 
像是3日面世的《太陽下的人物與鳥》與《月光下的人物》,是米羅送給孫子胡安.龐耶.米羅(Joan Punyet Miro)的10歲生日禮物,高玉珍解說,「太陽代表生命,而月亮則意味死亡。2件作品相互交錯,傳達宇宙觀生生不息,生命不斷延伸。」
 

首次從西班牙移駕國外展覽的《太陽下的人物與鳥》,是本次展覽最大的焦點作品。一輪鮮豔的圓紅太陽高掛天空,對比人物與小鳥運用的低調色彩,畫面形成平衡但又不衝突的和諧之感。
 

▲米羅作品《太陽下的人物與鳥》。(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)
 
米羅之孫 來台演講
高玉珍說,上回台灣舉辦米羅展,距今已隔20多年,此次展覽集結米羅版畫、雕塑、油畫與複合媒材等各形式作品,試圖完整介紹米羅的藝術風格。另外,米羅的孫子龐耶.米羅將於6月8日來台舉辦演講,分享他眼中的祖父,以及西班牙的風土民情如何潛移默化塑造祖父的風格。
 
2013-06-04 旺報
 

米羅展開幕 夏夜星光燦爛
【吳垠慧/台北報導】

西班牙現代藝術大師米羅。(時藝多媒體提供)
 

昨日舉辦的盛大開幕會上,總統馬英九特地前來與米羅近距離接觸,而米羅孫子胡安.旁耶.米羅(Joan Punyet Miro)則贈送給馬英九複製的《月光下人物》畫作(上圖,王爵暐攝),共同為台灣、西班牙這場盛大的文化交流揭開序幕。
 

↑米羅作品《人物與鳥》。
 

↑《人物,小鳥與小狗》。(時藝多媒體提供)

 
米羅為台灣今夏帶來夢幻星空!「女人.小鳥.星星:米羅特展」即日起在國立歷史博物館登場。昨日舉辦的盛大開幕會上,總統馬英九特地前來與米羅近距離接觸,而米羅孫子胡安.旁耶.米羅(Joan Punyet Miro)則贈送給馬英九複製的《月光下人物》畫作,共同為台灣、西班牙這場盛大的文化交流揭開序幕。
 
米羅孫子贈畫給馬英九
「女人.小鳥.星星:米羅特展」由史博館、時藝多媒體、巴塞隆納米羅基金會(Fundacio Joan Miro)及馬約卡皮拉爾米羅基金會美術館(Successio Miro)共同主辦,八十六件展品都是來自巴塞隆納米羅基金會,以及米羅家族收藏,總保險金達新台幣十六億。
 
昨晚開幕典禮,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總經理蔡紹中,政務委員黃光男,故宮院長馮明珠等國內外貴賓蒞臨與會,冠蓋雲集。
 

馬英九指出,米羅與達利、畢卡索齊名,漫長的創作歷程中累積的作品數量多達一萬多件,「他的用色大膽,天馬行空,充滿生命力。」他說人們接觸的第一個女人就是母親,小鳥是自由,星星代表從小的夢想,「都是生命力的象徵。」
 

集創作大成 完整呈現米羅藝術
這次展出的女人、小鳥和星星作品,是米羅一九六○、七○年代風格成熟的代表作,涵蓋油畫、石版畫、拼貼、織品、圖書與立體創作,完整呈現米羅藝術的豐富性。
 

史博館副館長高玉珍說,米羅的色彩帶給觀眾歡愉感。中視董事長林聖芬表示,米羅的作品提供想像空間。米羅的作品廣受不同年紀和族群的喜愛,瑞士雕塑家傑克梅第曾說:「米羅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畫家,他只要在畫布上抹上兩三塊顏色,畫布就有了生命。」
 
米羅常以孩子般天真快樂的塗鴉表現,簡單鮮豔的色彩、別具童趣的造形,讓畫面充滿活力。無論是女人、小鳥或星星,都被他一再簡化,最後變成符號的表現。米羅自言:「我的作品看起來就像小鳥鳴唱或莫札特的音樂那樣,似乎是自然而然湧現的,但其實它們都在我心裡演練許久。」
 
童趣的造形 在大師心裡演練許久
走進展場先看到一閃一閃的星光迎接觀眾,營造夢幻氣氛。按照年代逐一呈現版畫、油畫與雕塑,而後有織品等大型掛件,
米羅於一九四○年代開始以星星、太陽、月亮為靈感創作的「星座系列」手工書等。
 
2013-06-08 中國時報
 

帶作品來台 旁耶:祖父會很開心
【吳垠慧╱台北報導】
為了「米羅特展」,米羅孫子胡安.旁耶.米羅伉儷遠從馬約卡島飛到台灣,出席開幕盛會。他興奮地說,經過兩年的通信討論,終於將祖父的「女人、小鳥和星星」帶到台灣。他說與祖父感情很緊密,相信祖父也會很開心作品來台,「儘管西班牙與台灣使用不同語言、文化,但透過藝術讓我們站在相同的地方。」今早十點他在史博館有一場針對米羅藝術的演講。
 
旁耶現為馬約卡皮拉爾米羅基金會美術館館長,這次他出借五件家族收藏的作品中,包括米羅送給他的十歲生日禮物《月光下人物》(下圖右,王爵暐攝),「我的祖父當時跟我說,希望我將他的畫作、藝術帶給全世界,賦予我傳承的責任。」這件作品是首次曝光。
 
在《月光下人物》旁展示的《太陽下的人物與鳥》(下圖左,王爵暐攝),則是米羅送給旁耶哥哥的禮物,兩幅畫以太陽、月亮相輝映,反映了米羅對孫子的愛,「這是我跟祖父最寶貴的回憶。」
米羅曾說,「對我而言,形式從來就不是抽象的,它總是某件事物的符號,它通常是一個人、一隻鳥或其他事物,我的繪畫從來就不是為了形式而形式。」他以「第三隻眼」,創造出穿越事物表層,喚起夢境與夜景、神祕與詩意的作品。
 

米羅送給他的十歲生日禮物《月光下人物》(上圖右,王爵暐攝),「我的祖父當時跟我說,希望我將他的畫作、藝術帶給全世界,賦予我傳承的責任。」這件作品是首次曝光。 在《月光下人物》旁展示的《太陽下的人物與鳥》(上圖左,王爵暐攝)
 
也是家族提供的
《洞穴之鳥》,描繪蒙特洛伊(Mont-Roig)這個小鎮的景致。蒙特洛伊是米羅創作的起始地,他被這裡的紅色岩石特色所著迷。這幅畫描繪的不規則格子狀網絡,就是鑿洞在岩石上的鳥巢,右側的三角形黑色塊是鳥身,翅膀是粗黑線條,左側橢圓鳥頭還有咕嚕嚕大眼。
 


↑《洞穴之鳥》
 
「米羅特展」即起在史博館開展,展至九月廿五日,再巡迴至台中國美館和高美館。
 
2013年6月8日 中國時報
 

女人‧小鳥‧星星─米羅特展
以星空作畫用色彩寫詩,西班牙藝術大師絢爛豋場
米羅(1893-1983)是西班牙二十世紀的現代藝術大師。今年適逢米羅逝世30周年,在他九十年的人生歲月中,創作了上萬件的作品,將其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所領悟出的大千世界,歸納統整為自成一格的宇宙符號。米羅藝術的表現,透露出藝術家個人的經驗感受,更以自成體系的密碼,向世人展現心中的宇宙天地。
 

《女人‧小鳥‧星星─米羅特展》由國立歷史博物館、時藝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、位於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米羅基金會(Fundació Joan Miró)及馬約卡皮拉爾米羅基金會美術館(Successió Miró)共同主辦。所展出的86件作品分別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米羅基金會,以及米羅家族的收藏,保險價值達16億新台幣,多為1960、70年代風格成熟之作。「女人」、「小鳥」、「星星」是米羅繪畫的基本元素,也是這次展覽表現的主軸,從展出的油畫、版畫、雕塑與複合媒材作品中,透露出米羅反覆推敲萬物的形式與用色,辛勤地嘗試以各種不同的媒材創作。
 

米羅頌(Oda a Joan Miró)
 
展覽中介紹米羅的版畫作品,反映出藝術家對各種主題形式的掌控與駕馭的歷程。至於他晚期風格成熟的油畫,造型與用色雖看似簡單,卻顯現出嚴謹的構圖與平衡的視覺效果。從米羅拼貼作品中,可以窺見他對不同媒材實驗的熱情。其雕塑創作的呈現則是米羅利用拾得物,發掘物件本身的能量,巧妙地轉化成自己小宇宙裡的形象。並以私家出版的圖書形式,向觀眾介紹米羅重要代表作-「星座系列」。
 

米羅曾說:「藝術可以死亡、畫作可以消失,重要的是它已留下種子在這片土地上。」藝術作品宥於材質,不免成為過眼雲煙,藝術家也可能受限於政經環境,而無法自由發揮,但人們從欣賞或創作藝術作品所獲得的感動與啟發,不論有意或無意,影響著每個人的生活。畫家深刻體驗出:「比藝術本身更重要的是它所留下的痕跡,是它所引起的迴響。」這種無遠弗屆的影響力正是米羅終身不輟的追求,也是國立歷史博物館辦理各種展覽、教育、研究與活動所冀求達成的目標,希望能藉由本次展覽,將米羅的藝術所引發的迴響與感動,根植到觀眾的心中,繼而成長茁壯,傳承不斷。
 

月光下人物(Figure in Front of the Moon)
 
【展覽資訊】
Ø 展覽日期:6月8日(六) 至 9月25日 (三)
Ø 展覽時間:0900~1800 周一至周日 (最後進場時間:17:30)
Ø 展覽地點:國立歷史博物館101、102、103展廳(台北市南海路49號)
Ø 洽詢專線:02-23610270、02-23814080
Ø 展覽官網:http://www.miro-mediasphere.com/
Ø Miro FB粉絲團:米羅特展─女人‧小鳥‧星星
 
鉅亨網新聞中心 2013-06-10